当樂归👾

精神状态查询失败

很杂的短篇口嗨整理(真的很短(很短

 -----------------------------------

  ⚠️大概都是濒死或者争端

  充斥个人xp

  cp乱炖

  前面一小点的前情/背景,然后是我喜欢的场景具体描写,可能很雷

  二编:又翻到一个

  好累哦

 -----------------------------------

  

  醉酒pa火树银花

  个人感觉他俩很适合嘴里含酒然后给对方接吻渡酒

  看着对方呛到然后不停咳嗽然后哈哈大笑。

  他会掐着汪玉树的脖子问他恨他吗

  “恨我无缘无故的离开吗?”

  “恨我莫名其妙又来打扰你吗?”

  “恨我自作主张帮你做了选择吗?”

  “你恨我吗?”

  寂静无言。

  汪玉树抬手轻轻抚摸这军火商脸,他笑的很开心,眼泪流了满脸,看得军火商怔神。

  然后汪玉树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

  “恨?为什么不恨?”

  “无缘无故,莫名其妙……”

  你对自己的定义可真清晰啊……

  “在一切结束之前,我们会一直是仇人”

  他腰部用力,把精神状态明显不对的军火商反压到床上掐脖子,凑到他耳边,缓慢又坚定

  “我恨你”

  “我恨你”

  一遍又一遍。

  “我恨你”

  

  ……

  

  后续发展是军火商boki了

  

 ---------------------------------------

  

  追梦濒死

  背景就是追梦人死于美梦,造谣一下就是做了美梦身体会越来越虚弱,精神也越来越衰弱。

  

  “好冷啊,这天气好冷啊……张星藏,抱抱我吧”

  真的好冷。

  “追梦……追梦你为什么要哭啊”

  我不知道。

  “好冷啊……”

  想说什么。

  “追梦!追梦你怎么了?……”

  你好吵哦。

  “追梦,追梦我在抱着你啊,你好冷啊,我帮你暖暖好不好”

  “追梦!追梦!”

  哦,我想起来了。

  ……

  我爱你,张星藏。

  

 ---------------------------------------

  

  恶虫师视角

  早期恶虫师造谣,有乌恶,但不多

  其实恶虫师刚进旅社的时候普普通通,过了几次旅程以后成为了导游,再平常不过了,唯一不太一样的大概是他异常旺盛的好胜心作祟,使得他第一次当导游就去开辟新景点。

  结果当然是不怎么好的,开辟不成功,勉勉强强耗尽几场旅程积攒的微薄积分才把命保下来。不过他也没因此大受打击,可以说这结果在他意料之中就是了。

  对甲一宝座的企图心被他深压心底,也促使他不断往上爬,在当时人才辈出之际也能算得一颗冉冉新星。

  后来他听说了污染与精神联结,以商人思维一盘算,觉得这笔买卖划算得很,便开始物色好拿捏,最好能被他完全控制的“合作对象”了

  他运气属实不错,带旅程遇到个潜力大,还是第一次过旅程的小崽子。

  那帮不怀好心的老手们在他的稍加引导下不出所料把那小崽子推入困境,他又假装好人把他救出来。计划在那帮蠢货的配合下无比顺利。

  事实证明他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小崽子成长的很快,对他也无比依赖

  一切好像都在变好。

  不过是在一次旅程,又或者只是一个平静的下午,恶虫师突然意识到

  这一切有什么意义?

  在这可笑的好胜心之上努力的一切

  只是在这个旅社有意义。

  而这个旅社也不过把他们当清理污染的畜生罢了。

  ……

  大概是年少轻狂,又或者因为别的什么,他盘算起一个计划。

  他把那个小崽子推上了酆都旅队长的位置。

  他也爬上了一个不高不低的位置,但对他的计划来说足以。

  

  作为一个商人,适当的贪婪以及与之匹配的决心的有必要的。

  他很贪,他不止想要爬高,他更要离开这傻逼旅社。

  ……

  嗯……

  可能也有点想带酆都和那个小崽子一起出去吧。

  

  真糟糕啊……

  

  恶虫师死前想着。

  

 ---------------------------------------

  

  乌云视角

  额那种乌云被恶虫师拐回家背景


  年幼小乌鸦对年长者产生了微妙的倾慕之情。在某个清晨难得早起梳理自己的羽毛,忍痛拔下了自己的羽毛赠予倾慕之人。

  “你要送给我?”

  恶虫师饶有兴趣的把玩着手里的黑羽,乌黑透亮,长而硬,并没有分叉。

  以他的眼光来讲都算得上漂亮。

  “嗯。”

  乌云一如往常,声音沉闷也不多说。

  不过恶虫师倒是觉得他这目光躲闪,脸上还带点红晕的模样比平常小古板一样的形象可爱多了。

  “那我就收下了。”恶虫师笑嘻嘻的,但语气兀然一沉

  “不过训练还是不能减的”

  “……”

  “嗯。”

  

  恶虫师当时只以为这是某种雏鸟情节罢了。

像他这种利益至上的人怎么会了解那些奇怪的送礼寓意呢?

  所以他当然不会知道。

  

  恶虫师不会知道送人乌鸦羽毛象征着真挚无瑕的爱。

  恶虫师更不会知道他到底有什么心思。

  

  当恶虫师毫无顾忌地死去那一天,乌云便知晓了。

  小乌鸦精心挑选,忍痛拔下的羽毛,并没有传达到他主人的心意。

  

 ---------------------------------------

  

  造谣荆棘鸟

  背景是他们最后乔治死的时候,黑寡妇理性认识到应该让乔治去死然后把通天塔信物交给自己是最好的办法,但感性她做不到。

  

  她的手颤抖的拿着刀抵住乔治,刀锋刮破了衣物却丝毫未伤及眼前之人。

  黑寡妇觉得这是她第一次用刀用得那么好

  也那么差。

  “刺下去吧”

  我做不到。

  乔治似纸苍白的脸还是硬挤出了一抹笑。

  “为了我,为了我们的孩子”

  “也为了我们的未来”

  我好害怕。

  “杀了我吧”

  不要。

  

  形如枯槁的手握着另一只细嫩的手,把刀缓慢又不容置疑的摁向胸膛里,刺向那颗她深爱的,属于乔治的心脏。

  “My angel ,don‘t cry”

  “I believe”

   “you will bring me back”

  

  ……

  

  别只留下我一个人。

评论(3)

热度(143)

  1.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