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樂归👾

精神状态查询失败

烟花

  一些苦逼打工人星追的跨年日常罢了

  ps:半夜睡不着,把群里挺喜欢的口嗨发发

  pps:群里看过的就不用看了,相差无几(目移

  -------------------------------

  因为今天跨年,虽然追梦的万恶上司依然让他来公司加班,但倒也没有像以往一样一留一天

         为了省点交通费,追梦还是像以往一样走回家,寻思今天好歹是跨年,应该有点仪式感,所以半路拐去菜市场买了菜准备回家做点丰盛的。买菜这种事,对于他们这种打工人来说是要货比三家,于是追梦跑前跑后又跟那卖菜的大姐讲价,最后靠着这张长得还不错的脸买了最便宜的菜,但是时间也浪费了不少。追梦边小跑边得意又担心的念叨着

  “买菜搞的时间都晚了星藏会担心吧……”

  但是没想到小跑一阵却刚好在家门口看见拎着一大袋子东西同样气喘吁吁的张星藏,两个人相对尴尬的对视着,还是追梦先上去开了门,嘴里小声念叨着“在门口站着干嘛等会感冒了怎么办”云云之类的。

          追梦还以为张星藏跟他想的一样也是买的菜,才尴尬地杵在那。先换了鞋进门就要把张星藏的袋子接过去去厨房做菜,但是没想到张星藏却支支吾吾目光躲闪的 在门口耳朵冻的通红也不肯给他,追梦凑近了点听才听清

        “今天跨年,我……我就买了点烟花,我去挑了最便宜的,没乱花钱”

  原本张星藏寻思着他们这么多年也没好好跨过年,两人前几年都忙着加班,每天水费电费和房租占去了他们工资的大半,平时也就能多赚点加班费来补贴家用了,今年公司业务多赚得也多,老板自然也大方,加班费奖金给了不少,有了钱一切都好,有了钱他们也能好好一起跨个年了。路上左瞧瞧右瞧瞧,感觉什么都平常了些,眼神飘忽间,见到有卖烟花的,便情不自禁买了下来。他自是也没失了神志,买的都是那最便宜的仙女棒,买了很多,老板还以为来了大客户,笑脸相迎着介绍其他的,却没想到这位大主顾就买了一个烟花就走了,当即冷了神情。张星藏不管他,也是念着浪费时间太久,爱人会担心,急急忙忙回了家。想着先回了家,装的淡定,等到吃完饭拿出来给爱人一个惊喜。

追梦哑然失笑,“那你也先进来啊,买烟花就买烟花吗,买都买了我还能怪你?”张星藏看着爱人笑的眉眼弯弯,也一起笑起来。

两人进了屋,一个切菜一个做饭,做饭当然是追梦。张星藏这人虽然没到炸厨房的程度,但也就会煮煮泡面煎个鸡蛋,经历过刚租了房子时,张星藏兴冲冲进厨房号称给他露一手,结果菜糊味弥漫得客厅都是的情况以后,追梦只允许张星藏在旁边帮忙切菜什么的了。厨房热气腾腾的,门没关,是特意让热气暖暖客厅的。两人省吃俭用,虽然房里原来就有空调,但也自是也不敢开暖气,毕竟电费很贵,对于他们来说真的很贵。热气让冬天的寒冷被驱散不少。饭做好,菜端上桌,两个干了一天活的打工人吃的很快。

穿上鞋,又出去放烟花,点上火,手里的仙女棒噼里啪啦的炸起来。两个人都是孤儿,从小就相依为命,不过不像小说里的孤儿总有人收养,他们没被收养,从小就是自己打工养活自己,说起来好笑,玩烟花还是第一次。两人兴奋的拿着烟花挥来挥去,目不转睛的看着,像两个见到新奇玩具的小孩子,不过寻常人家的小孩当是绝不会把这种逢年过节便能见到的东西当宝贝吧,张星藏想着。

“张星藏你看!”追梦比了个爱心,手里仙女棒也挥了个爱心

张星藏也笑着回了个爱心。

两个人脸红红的,呼出来的白雾模糊了脸上的笑,只能从对方眼睛里看见亮亮的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两个人就是抱在了一起,张星藏用大衣裹着追梦,抱在怀里,呼吸带的热气让追梦原本红红的耳朵红透了。

张星藏买的仙女棒很多,两个人玩了很久,直到半夜天凉,屋檐上都盖了层薄薄的雪两个人才玩完,最后两个人放了唯一一个烟花,漆黑夜里,一颗火种飞上天空又突然炸开,亮光照亮了追梦脸上的笑,张星藏也笑,一边笑着一边轻轻扫开两人身上的雪,他们看着烟花炸开又暗下去,看了很久。

最后回家的时候,追梦若有所思,张星藏打趣着。

“这么喜欢放烟花啊,明年我们还放好不好?追梦小朋友”

追梦笑了“好啊,以后我们年年都一起放”

追梦想着,希望年年都能和张星藏在一起。

评论(4)

热度(64)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